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奴被捆绑——3
女奴被捆绑——3
  (8)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黛比很快就对眼前的事情失去了兴趣,由于她的拍打,她身下跪着的女奴的
屁股也变成了红色,她看来不想让自己的屁股在挨上几下,她的舌头尽可能的伸
出,在黛比的阴部用力的舔着,她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成为一个好女奴。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第三个亚马逊人接过了第二个手里的皮带,她们之间的更替只是几秒钟的时
间,安德森的身体被软软的吊在半空,金色的长发挡在脸的两边,她所能看到的
只是眼前的一小块地板,她并不知道拷打她的人已经换了两次了。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用什么方法能使这个体态丰满的金发美女屈服呢。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折磨仍在继续,恐怖的皮带仍在无情的击打着她的屁股,她不可能有什么办
法来阻止她们进一步的伤害自己。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第一个抽打安德森的亚马逊人又接替了第三个的位置,看见安德森的屁股变
成鲜亮的红色显得很满意,从经验知道,这个美女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这时所
有的亚马逊人都在低声嘀咕,觉得现在是给安德森准备一个奴隶项圈的时候了,
因为还从没有任何一个女奴,不管是高挑的还是黑皮肤的,不在这种折磨下屈服
的。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安德森想让她们停下来,她愿意做任何事情了,只要她们不再这样折磨她,
她努力想发出声音,但是由于嘴被堵得很结实,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除了她自己外,别人是不能懂得她的意思的。

  “开始”,“啪!”,“开始”,“啪!”,“开始”,“啪!”

  随着皮带落下来,她的屁股颤抖的非常厉害,她现在别无选择,宁可成为一
个女奴也比这样被她们打自己的屁股好得多。

  “开始,”这个女奴没有等她们拉下铁环就就伏下了身子,她的屁股仍然向
外顶着,“啪!”。

  “一。”

  黛比由于正沉浸在高潮快感的疼痛中而错过了刚才这下抽打,这已经是她今
天晚上的第八个高潮了,此时她才发现现在正进行着什么,而这段时间安德森又
被打了多下了。

  “开始”,“啪!”,“七”,“开始”,“啪!”,“八”,“开始”

  亚马逊人继续着她们的拷打,如果随着折磨的进行,使这个体态丰满的美女
屈服于她们的任何要求,那么这个折磨女人使她们成为女奴的过程就算是取得成
功了。此后这个女奴将听从于她们的所有命令,她也会明白自己的温顺是她们折
磨结果,知道了这一点,将会有助于她成为一个非常顺从的女奴。

  “玛琳娜,有人来了。”

  这个女首领在另外一个女奴的伺候下,也有了几个高潮了,但是她们已经被
这些女奴伺候惯了,对于这些快感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了。

  “开始”,“啪!”,“二十八,开始”。

  从帐篷外走进三个都是亚马逊人,这从她们穿着的皮制上衣可以清楚看出,
他们身上也都戴着那些奴役人的工具,通常这些人都是时刻准备着来袭击一些可
能的目标的,比如一些张得不错的商店的店员或学校的年轻老师,这些人就用可
能会被弄到这里来,非常漂亮的穿上女奴的服装、戴上奴隶项圈,当然也有可能
穿得更少的情况发生的。

  “纳帝亚,劳伦、贝基和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纳帝亚甩了甩头发,看了看黛比的方向,显然她对黛比的到来感到怀疑,恐
怕她会听到她们说话的内容。

  “生意上的事”。

  “你可以在黛比的面前谈任何事情,她是我们生意上的伙伴,你以前不也是
一直在找这样的伙伴吗?”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亚马逊人都知道玛琳娜打算把黛比也变成一个女奴,这
样她们的话就永远也不会被泄露出去了,因为作为女奴,她的嘴也会被口球封起
来的。

  “南茜.里昂朝这个方向来了,我们必须加强防守,阻止她。”

  “妈的,”这些亚马逊人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

  “过去有一个组织,她们自己称为‘反对亚马逊人主力军’,我们称她们为
‘它米’,在我们的语言里有蔑视的意思。”

  “哦,”黛比其实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直以来,就是靠自己美
丽的面孔、性感的身材以及还算出众的口才来取得成功。但是显然,她的面孔、
身材对这些人来讲,远远超过生意伙伴的意义。

  “你是否还记得,去年在耐斯特城,有一起反对亚马逊人的暴动,”黛比点
点头,她的确记得有这件事,“南茜就是她们中的主要一员,‘它米’流传的理
论是我们制造了很多的女奴,她们使城里的人相信她们,多数人都投靠了她们来
反对我们亚马逊人。”

  “我想那次我们大概牺牲了一半左右的亚马逊人,”贝基说道,“当时我也
在那里,我是通过城下的秘密通道逃出来的。”

  “因此你认为她朝这边来了。”

  它们三个点点头,“劳伦和我打算寻找一个鞭打女奴的工作,而贝基在城里
开一个销售奴役用品的商店,我们都没有让别人知道我们是们亚马逊人,因此,
它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就会立即知道的,她们一打算派南茜过来,我们就
马上知道了。”

  “哦,你刚才疏忽了这边,开始,”她们把注意力转移到被抽打的安德森身
上来了,此时她的屁股已经不能翘的那样高,没有能很好的配合这些人的拷打,
尽管鞭打象以前的一样厉害,这几下却没有被计算在内。

  “开始”,“啪!”,“三十八”。

  安德森的屁股又狠狠的被打了其余的六十二下,感谢上帝,她还活着。每次
听到“开始”就把屁股向外翘翘,使自己的屁股成为这些人鞭打的成熟的、充满
诱惑力的目标,当然这些人是不会有什么怜悯心的,她们回会很快的加以利用,
给上一皮带,有个女奴真好啊,这可以完成两个目的,一是让她的头钻入自己跨
下,同时可以鞭打她后面高高的屁股。


(9)


安德森的头无力的低了下来,打完最后的四下后,这个亚马逊人抓起她的金
发,使她能够看见自己,“现在你是否愿意成为一个女奴了,或者我们再开始另
外一个节目呢?”尽管很虚弱,安德森还是拼命的点头,这个世界上看起来什么
都会比被打屁股舒服多了。

  亚马逊人松开了她的头发,使她的头又垂了下去,走到了安德森的后面,割
断了把安德森大腿和脚踝捆在一起的绳子,而她的手和胳膊仍然被捆绑在背后,
作为奴隶,她只能移动一点点,而不可能完全的获得自由。

  随后她又解开了这根绳子上的绳扣,这根绳子不仅能控制安德森的移动,而
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她伏下身子,也能使她的身体保持直立。现在这根绳子一
解除,她立即倒在了地板上。

  “诶,金发美女,爬到这儿来,有个礼物送给你。”

  安德森抬起头,看见玛琳娜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皮制的奴隶项圈,尽管她自己
并不想成为一个女奴,但她也不愿再经受一次刚刚经过的折磨了。她知道自己毫
无选择,她慢慢的用膝盖在地上爬了过去,她每一步只能移动几厘米,但是她也
知道每一步都离自己的命运靠近了几厘米。

“脖子伸到这里来,”玛琳娜左手拿着奴隶项圈的一端,右手食指顶在项圈
的中间,对安德森说到。

  她低下头,脖子紧靠项圈的边缘,玛琳娜把她的头位置固定在自己的两个膝
盖中间,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这个金发的美女就要成为女奴了,玛琳娜的一个
手拿着奴隶项圈,另一个手把她金色的长发摆到一边,等到脖子上再没有头发的
时候,她把项圈围在脖子上,然后用一把精致的小锁锁好,这样,除非她自己打
开项圈,否则这个项圈是很难再被打开的了。

  所有这些都做好以后,玛琳娜松开自己的两膝,放开安德森。她抓住安德森
的长发,把她的头拉起来,靠近自己的脸,现在这个金发美女已经完全没有自由
了。

  “现在看起来事情变的有趣多了,你会成为一个最美丽的女奴的。”

  她朝一个亚马逊人点点头,“给她穿上衣服,捆绑成合适的样子。”

  安德森想回头看看是谁从后面走过来,但是她的动作看来太慢了,这个亚马
逊人很快的把一个皮制的眼罩围在她的头上,两衬垫抵住她的眼睛,然后从头后
部系住,这样眼罩就紧紧的固定在她的头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感觉到她们在摸索她的奴隶项圈,身体上的不自在使她想挣扎,但是没有
命令她是不能动的,因为她只是个奴隶,只能服从。她们拽着她的两腿,很多的
手在上面抚摩,同时还有人拖拽着她的皮制项圈。

  安德森咱奴隶项圈的束缚下,看起来非常象一个顺从的女奴。反抗是不可能
的,即使她有反抗的念头,但有什么能做的呢,现在的她完全赤裸、绳捆索绑、
口球堵嘴、眼罩封眼。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会把她变成一个女奴的,除了服从,
她无能为力。

  “停,把两腿伸开,再伸开点,再开点儿,伏下来使你的膝盖伸直。”

  她心里非常紧张,害怕她们会象刚才那样在这种姿势下抽打自己的屁股,她
却不知道这些人会用另外的方法来折磨她。由于被眼罩封着眼睛,她没有看到女
主人从盒子里找出一个很大的橡胶的假阴茎,玛琳娜走到裸体女奴的身后,左手
抓住安德森的一撮金发,控制住她的身体,右手握住假阴茎从她的两腿后面插了
进去。

  “恩……”

  安德森想站起来,避免这个女人把那个假阴茎伸进自己的身体里,但是她很
难作到。她刚刚有挣扎的意思,这个女人就拉下她的头发,使她又爬了下来。她
想把头抬起来一点,但是那个女人按住她的头,她只能保持原状。

  “我希望你仍然想刚才那样趴着,除非我告诉你做别的事情。”


(10)


亚马逊人拿开了她的眼罩,尽管她只戴了几分钟的时间,她仍然用了整整一
分钟的时间来适应灯光。

  她看了看四周,又看看自己,显然,自己就是一个奴隶的样子。帐篷的四周
用木栅栏围住,有许多女奴,大多都以各种程度的裸体状态被捆绑成各种样子。
但是现在这些人都盯向自己。她明白自己目前的样子一定很可笑,她们可能看不
见自己体内的假阴茎(尽管都看见玛琳娜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从她们的
角度却可以看到自己的大乳房在左右的晃动。

  帐篷里有几样东西,这个美丽女奴看也不敢看。多数都是有皮带的木桩,她
知道这些都是她们用来折磨一些不幸的女奴的,她怕她们发现如果自己在看这些
东西的话,会从中挑出两件在自己的身上试试。她的屁股仍然很痛,为了不再被
她们抽打屁股,她可以做任何事情的。

  一个亚马逊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个衣服架,上面挂着几件安德森经常看
见的非常性感的衣服。她把它们挂在离安德森很近的一个刑架上面,她走到安德
森旁边,拿起系在她奴隶项圈的皮带的一端。

  “喂,金发美女,走过来。”

  美丽女奴站了起来,很显然,她必须服从,尽管可能会使那假阴茎掉下来,
她小心的走着这几米的路,由于身体的假阴茎使敏感部位很兴奋,尽管双手和双
臂都被捆绑在背后,她努力的使身体拉紧,这次倒是没有什么逃跑的念头,而是
保持假阴茎能继续留在体内,不要掉下来。

  地面上固定着两个木桩,她把安德森拉到一个附近,她拿过一个从轮子上垂
下来的链子,在链子的最后有一个铁扣,然后她把链子固定在安德森的奴隶项圈
上。这样,她有和木桩连在一起了,她把轮子拉到了前面,有走到另外一个木桩
前面,同样把这个木桩上的链子固定在安德森的奴隶项圈上。

  这样安德森被捆在两个木桩的中间,无论向哪个方向移动,都不会超过几个
厘米的距离。这些人对她的折磨还远远没有结束,她抓起安德森的右腿,向外拉
了半米左右,很快的用一个皮制的脚铐固定在她的脚腕上,这个脚铐有一个金属
环,同样有一个短短的铁链固定在木桩上。

  尽管她的腿被分的很开,安德森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事了,她所担心的
是如果身体上的假阴茎掉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紧绷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来
保证它不会掉下来(她现在才明白那些女奴为什么会有那么平坦的小腹,大概是
因为她们一直在象这样的使用她们的肌肉吧)。

  亚马逊人拉过她的左腿,象右腿那样也上了脚铐,这时,“乓”的一声,假
阴茎从她的身体里落到了地上。

  “哦,我想有人希望在被打一百下屁股了。”

  亚马逊人把她的脚铐固定好,然后又准备把铁链拉紧。随着两腿被拉开,她
的头慢慢的变低,她们继续的拉短铁链,使安德森的两腿拉开,直到铁链被绷的
笔直。

  “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女奴看不见她站起来捡起了那个假阴茎,走到
她的身后,安德森看不见她。

  “呜呜…”,她摇头表示反对,她可不愿意接受另外一次鞭打。尽管她的屁
股仍旧很痛,但是她知道,自己目前的样子,两腿分开成这个样子,一定是被人
抽打的、很诱人的目标。

  “可能我们可以有个交易,”金发美女不停的点头,除了被打屁股以外,她
愿意做任何的事情。亚马逊人取下她嘴上的口球,“来吻我,强烈一点,张大你
的嘴,用你的整个舌头来吻我。”封口球一从嘴里取出,安德森马上尖叫着求助
(当然是不会有人来帮助她,并且她还会受到另外的惩罚,尽管目前还没有)。

  为了让她安静下来,玛琳娜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安德森的嘴,金发女奴别无选
择,只能按她说的来做。她张开嘴唇,还没等她伸出自己的舌头,她已经感觉到
玛琳娜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之间了。

  她把自己的脸尽量的贴向玛琳娜的嘴,如果激情的吻这个女人可以避免被打
屁股的话,她是愿意这样做的。

  “恩恩…”安德森发出呻吟声,同刚才被堵嘴、打屁股时的声音完全不同。
这个亚马逊人的右手伸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手指沿着她的阴户游走,然后把食指
伸了进去。

  她的身体立即僵直了,她努力的尝试后缩,但是亚马逊人阻止了她,她把头
向后仰,但同时这个女人的头就向前伸,她的舌头一直伸着,深深的伸人到安德
森的嘴里。

  “恩恩…”后面的呻吟比前面的充满了激情,玛琳娜的技术使安德森的身体
兴奋了起来,她想充分的发泄自己,但是身上的绳子使她只能通过自己的舌头来
表达自己的兴奋。她感觉到这个亚马逊人的舌头仍在自己的嘴里。她的舌头和玛
琳娜的舌头相互交缠,她渐渐的感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也从未想过的美好感受。

  突然这个亚马逊人慢慢的退了回来,在她体内的手也缩了回来,捧起了她的
面孔,手指尖捏住她两腮的中间,使她的嘴大大的张开而不会伤到她的皮肤。另
一只手拿起那个假阴茎插入她的嘴里“舔干净,否则你会领到另外一顿鞭打。”

  安德森低头看看伸到她嘴里的假阴茎的尾段,一分钟之前它还在自己的身体
里,现在它又在自己的嘴里,那上面的液体也是她自己的。她可不想另外一顿鞭
打,她认真的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逐渐的弄干净了它,当舔到尾段时,她更深的
吸到自己的嘴里。她知道,在成为一个顺从女奴的道路上,自己已经走的越来越
远了。